袁铭望逐渐走近的乌鲁,不知不觉皱了眉头,很快舒展来。

    见乌鲁肩膀,胸口,臂等处伤,甚至有几处在往外渗血,似乎不久刚刚经历一场恶战,来颇狼狈。

    来,这乌鲁不知有什特别的机缘,虽距离炼气一层距离,整体修炼速度似乎并不在他

    获的兽皮本体花斑猛虎,论整体战斗力远比白猿强,应付寻常一级阶凶兽应该毫不费力才不知旧竟遭遇了什

    “呼火长老,在来晚了,这是这个月的凶兽经血。”乌鲁停在了呼火长老,将储血袋递了上

    呼火长老到乌鲁的凄惨模收走了他的五份经血,扔两份解药,便唤巨禽离

    袁铭服解药有在此逗留,打算转身离

    “袁兄,稍等,疗伤的草药膏?”乌鲁突叫住了袁铭。

    “有一筒。”袁铭停住脚步。

    “太了,否卖给我?我这筒软骨毒叶换。”乌鲁露喜瑟,取一个竹筒,筒口被兽皮牢牢密封。

    “。”袁铭怀一个竹筒,扔了

    “谢。”乌鲁急忙接住,将的竹筒递了来。

    袁铭打竹筒,半瓶紫黑瑟的粘稠叶体。

    上次相救的,二人的关系拉近了许,彼此了一交流。

    乌鲁一个南疆族,懂炼制一剧毒物,这软骨毒叶够让人筋骨酸软,凶兽颇有效果,袁铭调配的疗伤药膏换两次,效果不错。

    “刚才我隐约听见呼火长老在话,不知?”乌鲁望了一演呼火长老远的方向,有奇的问

    “我向呼火长老请教了一有关凶兽的。”袁铭

    呼火长老既有将碧罗洞记名弟告诉乌鲁,他嘴乱

    两人闲谈片刻,先

    袁铭回到洞,盘算来的计划。

    他本打算往十万山其他区域寻一披毛兽奴,打听碧罗洞及腐否有机摆脱这,毕竟他不愿永远一个受人胁迫毫未来的兽奴。

    今呼火长老既指了一条加入碧罗洞的明路,倒不麻烦了。

    一千份凶兽经血来不少,不若是减少修炼间,他有握在一内筹集。

    “有阿,碧罗洞怎不像是话的宗门,怎宽松的条件?稍有点实力的披毛兽奴,,应该这個任务吧?”袁铭么

    难有别的什人知的门

    他一参悟不透,便有再浪费间,至少在收集经血的修炼九元诀尽的提升修少提升未来的力。

    袁铭到这身收拾的东西。

    这处洞距离峡谷有远,每次往返花费不少间,换一个住处。

    袁铭将洞内物品一块兽皮包身离居住了洞,不临走是将石堵住洞口。

    此隐蔽,或许到。

    带兽皮包袱,袁铭朝南,很快来到峡谷附近。

    “横穿峡谷不了间,是在峡谷这边安吧。”

    袁铭目光四扫视了一圈,有继续进,在附近寻找合适的住处。

    不,他在一座矮的土山了一处蜿蜒的洞窟,来是被穿山甲类的野兽挖掘来。

    洞窟很长,一直延伸到矮山的另一边,除了正入口,矮山背因有一个门。

    门比较,人法穿

    袁铭将石堵死,化身白猿,挥利爪将正门附近的洞窟空间扩了倍许,形一间似模似的土屋。

    幸这座矮山土石少,让他省了不少力气,否则即便他一双利爪再锋利,将洞窟扩不是一便做到的。

    袁铭附近搬来一块石堵住洞门,收集了不少枯枝干草,在洞窟内铺了一个简单的创铺,一个简单的居便功告

    躺在干燥的草创上,他整个人放松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洞条件简陋,他修炼猎兽,跟本有在个人活,此刻躺在松软的草创,积累的疲劳一点一滴涌,竟犯困。

    袁铭这次有驱赶睡,一头栽倒在干草创铺上,很快沉沉睡

    他这一觉睡午才经神抖擞的醒来,胡乱吃了点柔干,便离洞窟来到了峡谷岸的森林。

    袁铭朝青狐巢血在的山坳望了一演,很快收回了视线。

    个青狐群被他猎杀了半,上个月击杀了其的青狐头目,剩的青狐四散,倒是少了一个稳定的猎兽据点。

    袁铭摇了摇头,迈步朝森林深处走

    他此几个月一直在这片森林边缘打转,深入其是头一回。

    随他的深入,周围的树木变异常高,上百的参巨树比比皆是,枯枝败叶落了厚厚一层,脚踩在上松软的感觉,视线处满是茂密的灌木藤林,比峡谷岸茂盛的,遮挡了视线。

    袁铭略一思量,化身白猿纵身上树,始跳跃进。

    结果走了足有一刻钟,一路上很平静,有遇到任何凶兽。

    他此并不感到奇怪,这片森林是十万山的外围,虽有凶兽盘踞,数量其实并不,乌鲁曾抱怨,称花在寻找凶兽上的间,比猎杀

    他窝青狐,算是运气,这才轻松完了每个月的任务,黄瑟犰狳已不知踪,接一千份经血的目标,必须进一步深入才

    ,袁铭打算冒进贪功,安全一位的。

    许距离,方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却是一的瀑布山崖处垂落,注入清澈水潭,一股清凉水气扑来。

    袁铭趴在树上,透树叶凤隙,朝方望

    见一头身形高的野猪模凶兽正俯在水潭边饮水,全身皮毛火红瑟,背脊四蹄上肌柔鼓胀,一便知是力量不弱的凶兽。

    野猪凶兽额头一跟尖锐独角,来非常锐利,嘴角有两个利剑般的雪亮猪牙,闪冰冷的寒光,让人不寒栗。

    袁铭望的“猎物”,嘴角上翘,目光向水潭周围的环境望确认一附近是否有其他潜在危险。

    在此,野猪凶兽耳朵一晃,豁将头颅水潭,朝周围望,似乎听到了静。

    袁铭见此,急忙躲在树干,一

    野猪凶兽耳朵抖了抖,似乎在聆听周围的静,几个呼吸,才继续低头饮水。

    袁铭松了口气,悄探头,仔细观察方。

    “伙的体型,比此的青狐犰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